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安阳市委书记市长留言板
您现在的位置: 安阳新闻网 >> 安阳百科 >> 历史文化 >> 文章正文

有关袁林的几则小故事

文章作者:张有明 文章来源:文史资料 更新时间:2007-6-12 9:20:29 字号:T|T

    洹园里的破嘴龟
    1909年6月,袁世凯在洹上村隐居后,为联络旧部,暗通信息,坐观时变,特在洹河北岸建立了一个火车站(纱厂原东大门,道口南25米处)。1916年袁世凯在北京病逝。袁坟竣工后,根据当时大总统徐世昌的授意,又在洹上村火车站建造了一座龟驮碑,碑高15米,字面向西,周围有石栏相护,碑文是“大总统袁公神道”,竖立在铁路东侧。
    由于时代的变化,岁月的流逝,袁死后没几年,这个火车站就失去了其原有作用,但这座龟驮碑尚存。
    1949年安阳解放后,纱厂东道口,南北马路两侧,群众自盖简易房的住户逐年增多。1952年,居民魏××,也在此路西盖了三间住房,将那座龟驮碑也圈到了自己的房后。1953年,魏的腿部患连疮,求医无效,便请了一位神汉到家治腿疾。俗话说:“神汉进了门,两眼四处寻”,总想找个恰当的借口行骗。当他看到房后有座龟驮碑,便立即回到屋内,烧香拜佛,口念佛语,煞似神秘的说:“你家后院那个石龟,是个老鳖精,它吹出的气有毒,你腿上的连疮就是那个老鳖精吹的……”。神汗走后,魏信以为真,立即用锤头将龟嘴砸烂,并将龟驮碑推到了西面土坑里。然而,事与愿违,魏的腿疾不但没有好转,而且病情日渐加重,不到三年就病逝了。
    1956年,京汉铁路由单线修为复线,在挖路基时,挖出了那座龟驮碑(此碑现存文物部门保管),但下面的碑座仍在原处。由于107国道路面逐年增高,40年后这个石龟身子被埋入地下,仅头部微露地面,像是在泥罩中争扎求救。
    1990年,洹河铁桥往东洹河改道,郭家湾(在洹园土山北侧)及村南的河湾建成了洹园,园内逐年增景。1993年,这个露出地面龟头的石龟被洹园的有关人员发现,就将它运到了洹园内,洼瑭桥东头北侧的湖边,供人赏玩。在龟背上原碑槽内又添加了一块石方碑,在上面刻有约250余字的说明,此赑屃(指龟)乃是袁林遗物。
    袁世凯与郭家湾庙会
    大家都知道,农历九月初一,是郭家湾庙会。但要问起这个庙会的是何人何时和因何而起的,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袁世凯在被解职前,就在辉县、彰德等地购置了大量的土地,其中含有彰德北效洹河北岸天津盐商何炳莹的一座别墅。1909年1月,袁被解职后,偕长子袁克定来到彰德,请卜占术士观看了盐商何氏的原宅,卜占术士说:“这所宅地地处天然的‘乌纱帽’口,是块藏龙卧虎的风水宝地,贵不可言……”。
    所谓“乌纱帽”口,是指洹河,从西流到郭家湾村西北角后,突然向南转400米左右,旋又向东400米左右,又向北400米左右,然后又向东滚滚而去,从而形成了深、宽各400米左右的帽斗,西来和东去的洹水又保持在一条线上,恰似乌纱帽的两翅。
    袁世凯听后甚为高兴,随即令长子袁克定立即修缮与拆建,并定名为“洹上村”。
    1911年辛亥革命的爆发,给袁世凯东山再起带来机遇……
    1912年秋,袁世凯对近年来的官运享通,认为,这是住在洹上村这块风水宝地上的作用,须用适当方式或形式,表达或报达这块风水宝地给自己的回报。为此事,他特将自己的总管家徐静之召至北京,将想法告知。徐听后说:“咱在彰德已住下三年多了,据我所知,这个地区较大的村庄都有庙会,惟有郭家湾因村小地偏起不起庙会……”。袁当即同意,令徐速办。
    徐回彰德后,随即到郭家湾,找到村长和管事人,把袁的想法和意图道出。大伙一听,这是件好事,就决定在每年的农历九月初一为庙会(当年公历为10月10日)。自从1912年九月初一起庙会以来,延续至今,从未断过。
    第一次庙会,是两台名班剧团对演。以后的三、四年里,每年都要演上七、八台。各名班剧团都纷纷托人给徐静之送礼,想方设法想到郭家湾演出,因演出一场戏,袁世凯的妻妾都会给戏班和名角很多赏钱,当然,每次的演出费用,都由洹上村支出。
    袁林守护营营长张英魁
    1918年6月,袁林构建完工,北洋军派出了以张英魁为营长的一个营,到安阳守卫袁林。随着政局的演变,1924年,张英魁奉命撤离。
    自袁林守卫营撤走后,袁林办事处(驻市内裴家巷东头路南袁宅内),就让安阳桥村的殷北功、张才、张大齐、张水长等四户(袁家佃农)为护卫袁林人员,免收租粮(地收一石,交租5斗)。
    由于袁林面积大,护卫人员少,因而袁林的树木、景物建筑在不同程度地不断遭到偷窃和破坏。如景仁堂室内顶部,装有若干70公分大的方形天花板,格内为绿叶黄穗的小麦印画,四角有云勾陪衬,在袁林守护营撤走后的三两年内,全部被盗走。
    至于守护袁林营长张英魁,还有一个小故事呢。
    1938年3月,国民党第一战区第三游击队(军一级)司令李福和,在林县公开投日,日寇委任李为黄协军第一路军军长,此时,张英魁在李部任一旅旅长。
    李逆为讨得日本主子的信任,决定8月7日,在安阳曲沟举行由日本高层次的人物参加的阅兵式。
    为除李逆,徐靖远、黄宇宙认为,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8月7日上午8时许,李福和陪同日军的长川少将,植田大佐等日伪军官16人、士兵32人,分乘大小汽车7辆,浩浩荡荡从东驶来……黄宇宙按约定暗号,举起左手,参阅队中预伏的特务队,按计划拥出。张英魁冲到李逆背后,照其臀部猛踢一脚,并对其连发数弹将其击毙……。这就是著名的“八七反正”。
    徐大人跳墙
    袁世凯在洹上村隐居后,在城周围购置了大量农田。在田长屯(即长青屯)、李家山、李辛庄、洪河屯、马头涧(白磁山)、安阳桥、王宁、朝冠、郭家湾、白家坟等村,均有袁家的土地。其地的数量究竟有多少,外人无从知晓。
袁氏小宅张庆云著《袁世凯及其家丁祸害安阳民众的几件事》一文中说:“当时,洹上村驻有守护袁坟的马队一营,还设有拘留所。夏季收租时,袁家派马队将欠租者拘捕,三日或五日询问一次,询问期间用棍棒拷打,并不给饭吃……”。文中例举了大量事实说明,安阳县地区的人民,因租种袁家土地而倾家荡产者,不胜枚举。
    徐静之,又名东海,天津人,人们都称他为“徐大人”。袁世凯在直隶总督任上时,是袁的总管家,袁世凯和他兄弟相称。1900年,袁世凯将徐的女儿徐文英认为干女儿。多年来,袁家收租事宜一直为这位“徐大人”掌管。
随着形势的演变,安阳县远郊成为游击区,收的租也逐年减少,到安阳解放前夕,安阳县近郊的安阳桥、郭家湾、白家坟等少数村庄,在袁家的家丁威迫下,夏秋两季还缴上点租粮。
    1949年5月6日安阳解放,压在中国人民头上千百年来的帝国主义、官僚主义、封建主义三座大山被推翻,人民当家作主,成为新中国的主人。然而,这个“徐大人”认不清形势的发展,竟然在人民当家作主后,还继续为地主阶级收租效劳。麦收前,“徐大人”还到郭家湾等村查看小麦长势,并对佃户刘恒山等说:“你们打了场,早点给我送(租)粮食,不要让我再来催要!”。“徐大人”当时住在裴家巷21号(袁世凯的旧宅,袁林办事处就设在这里)。这个院里住有袁克有(袁世凯第17子)和徐的妻女及女婿王伟等。
    解放后的第一个麦收时,郭家湾驻上了邺县一区政府派来的工作队,袁世凯被划为大地主。当时新中国的农业税为累进制,就是谁的地多,谁缴的公粮就多。按这样算来,“徐大人”还须拿出若干粮食来缴公粮(当时佃户也很少给他交租粮了)。
    在驻村工作队的授意下,郭家湾村的刘尧、田臭只等七、八个民兵,到裴家巷去找“徐大人”,让他到郭家湾当众算清农业税和剥削账。
    裴家巷袁宅,是两进庭深宅大院,民兵进入前院时,“徐大人”在后院听到风声,吓的胆飞魂散,即想跳后墙逃跑,当上到墙头往地下跳时,摔伤了腿脚,不能动弹,倒在地上直喘气。当民兵赶到时,看到“徐大人”已是这样,出于仁道主义,就把他抬到三道街人民医院进行治疗,经医生检查,幸好未伤筋断骨。
    “徐大人”的跳墙,也给袁世凯40多年的收租划上了句号。
    战火飞纷中的袁林
    北伐战争。战前,安阳地区为冯玉祥的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所占。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令冯玉祥组织“豫北战役”,向北进军。同时以张作霖为总司令的奉直鲁五省联军,也在组织“直南战役”,企图重占河南。1928年4月5日,联军突破漳河,至4月20日,联军基本上攻占了整个洹北,惟一留下了安阳桥和袁林一带,联军停在西郡桥、三府庄一线,既不前进,也不向安阳桥和袁林发射一枪一炮。
    这是怎么回事呢?
    带着这个疑问,笔者曾走访了住在安阳桥西街的贾清林(1925—)老人,他说:“那次战争,北军(指奉军)没有进攻安阳桥,飞机也没有向这里投弹扫射……。”经查阅资料显示,原来,参战双方的指挥官——张学良和鹿钟麟,都下有保护袁林的命令,致此,在这次战争中安阳桥和袁林才免遭战火的催残,使袁林完整地保存下来。
   4月30号,冯军发起反攻,联军一溃千里,北伐军在6月上旬先后攻入北京,使长达两年之久的北伐战争宣告结束。
照壁墙上的弹痕。1937年10月末,侵华日军迫进洹北,国民党守军为阻止日军南下,炸毁了安阳桥(南两孔,解放后复修)。但11月3日,安阳仍陷入敌手。
    袁林虽在战争初期未遭战火,但日寇占领安阳后,竟将袁林的照壁墙当做射击目标——靶子,进行军事训练,肆意破坏中国的文物。日军在北边神道东侧傅学州(安阳桥西街农民)的地里,挖了几个机、步枪掩体,目标对着照壁墙上的墓徽进行打靶训练,把墙打得千疮百孔,弹痕累累。当时,笔者曾几次目睹这种场面。上世纪80年代,袁林博物馆虽对这些弹痕用水泥加以填补,但仍显其痕迹。这些弹痕是日本侵华的铁证。
    袁林争夺战。抗战胜利后,我军曾三次攻打安阳。但敌军对袁林并未筑寨防守,仅是在马鞍桥一带挖沟,在马鞍桥南岸筑寨,做为安阳桥村北寨墙。1947年,我军第二次攻打安阳(未克),敌人骄横傲慢,仅派出一个连在袁林独守。

    第二野战军为解放安阳,首先得扫清外围,所以对其展开了进攻。
    袁林、安阳桥之敌,是河南人民自卫军第一总队(即土匪郭清部)固守,共约1000余人。5月14日夜,我二野部队对袁林和安阳桥一带发起了进攻,由于地生夜黑,敌人利用袁林柏树作为荫蔽,有的在树后,有的在树上对我军进行射击,二野军吃了不小的亏。
    第二天,我军改变战术,改为正午进攻袁林,敌人失去了有利的条件,经过激战一个小时攻下了袁林。
照壁墙东头南侧的弹孔。1949年4月14日,我解放军包围了安阳,当时,安阳桥之敌是土匪郭清部队约千余人筑寨固守。(袁林在寨外,未筑工事设防),4月20号下午6时,解放军对安阳桥发起总攻,半夜寨墙被突破,敌我在村内进行巷战。敌人将街西头路南刘树玉家两间三层楼房占据,此楼在照壁墙东南约百米。战至次日拂晓,我军采用火攻法,将楼内之敌多数烧死,少数向西溃逃,我军在追击逃敌时,双方进行对射,在照壁墙上留下了数十个弹孔。
    5月6号安阳全城解放。
    西耳房内四口棺
    袁世凯在安阳洹上村隐居后,先后在白家坟(离小屯西3华里)、洪河屯购置了坟地,并在两地埋过几口葬棺。袁世凯病逝后,他的妻妾子女分散到各地,留在安阳的为数不多。1938年,日本人在安阳桥村西北,洹上村北强修飞机场,袁家有四口棺就埋在此地,所以必须迁移。棺木挖出后在袁林西耳房放了三个月。
    袁坟西500米处,是袁世凯四姨太之墓,此墓东边不远有两个闺女坟。袁坟西北约1500米处,有一公子坟。据安阳桥村张雨贵(1918—)等老人说,是7公子坟(袁克齐)。但健在的多数老人,只知是公子坟,究是那个公子,尚不清楚。此坟葬棺,是一个大型砖丘(外用水泥密封)。
    在迁移棺木的过程中,当时太平庄的王成玉一直在现场。王成玉老人说:“当时,我去李家庄(修机场时被拆迁)姥姥家探视,见李家庄东北百米外,有人在挖墓起坟,出于好奇心,便跑去看,此棺是围在一个大型砖丘内,不知何时被人挖地道进入墓丘内盗过。四姨太太的葬棺,外边有一套棺,内棺中间灌的是松香,事后我还分了几斤松香。那两个闺女棺均是红漆棺材,也不知道是那个姨太太生的”。王老还说:“四口棺在西耳房放了约三个月,那个公子棺和一个闺女棺运到外地去了,听张才(1903—1974)说,四姨太太棺及一个闺女棺,被埋在照壁墙南侧了”。
    据殷百剑(1931—,是护坟人员之一,抗战后期,曾在西耳房内住过三四年)老人说:“四口棺在西耳房停放三个月后,袁家想把这四口棺运到天津,但是火车站不允许,后来,他们就将那个公子棺和一个闺女棺棺内之骨,分别包在行李内运到天津了”。
    照壁墙西头南侧,原来地势较高,临府庄人不断在这里挖土拌煤。1964年秋后,有人挖土时挖出一口红漆棺材,棺内是一位15、6岁的女子,脖胫上带着玉珠项链,在清理时,临府庄张金华(1925年—)、尚振清、席秀芹等都在现场,笔者于2005年8月,先后访问过上述三人,据张金华老人说:“清理后,我还在现场拾了些珠子,现还保存着”。
笔者在了解四口葬棺的同时,忽想起40年前,和徐文英谈话的情景。
    1963年秋,发现了四姨太太之棺,8月20号我到唐子巷72号,找到袁世凯的干女儿徐文英,她曾谈道:“四姨太太的二女儿袁敬贞,15岁时在安阳因患了脑膜炎病逝,我父亲(徐静之)给他订做了一口柏棺,用红漆漆过,她的随葬品中,有不少是金属物品……”。由此想到,照壁墙南侧发现的那口闺女棺,可能是袁敬贞之葬棺。
至于运到天津那口闺女棺之骨,究竟是那个姨太太生的,就无人知晓了。
    盗窃袁坟案(未逐)
    1953年8月的一天,市公安局三科胡为平科长(现离休,住新乡市)来到郊区公安分局(当时,我在分局秘书股工作),对分局局长王殿栋(现离休,住洛阳市)说:“局刑警队正在跟踪一条大鱼,这条大鱼想盗袁世凯墓,希望你们协助配合,现方略是‘宁丢勿暴’,跟一段时间再说”。之后,每天都有两三个刑警队员到分局少憩,略谈一下犯罪嫌疑人的动态。
    跟踪约10天后,进行了一次综合分析:犯罪嫌疑人住北关车马店,(现安阳宾馆处),穿的是普通衣,吃的是普通饭,经济条件不甚好,没有伙伴,单个行动,无作案工具,他曾几次到袁坟西百米外的排水沟窥测,可以看出其缺乏盗窃经验,总的印象是,他不是什么大鱼,而是一条小虾。胡科长指示,将方略改为“宁暴勿丢”,遇机会就将其拘留审查。
    20天后,发现犯罪嫌疑人在车马店

[1] [2] 下一页

相关阅读:

没有相关文章

安阳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安阳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本网书面许可,任何组织或个人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本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本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安阳新闻网网书面授权。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安阳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经研究后可视情况立即进行撤除。

3、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阳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内容发布后30日内进行。

用户评论

用户名: *
视频推荐

电视栏目 | 安新播客

新闻排行

市内省内国内国际

精彩留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网络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豫ICP备08000753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608327
主办:安阳市人民政府 版权:安阳新闻网 地址:安阳市文峰大道中段广电大厦 电话:0372-3156033 3156055
Copyright © 2007 - 2010 aynews.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