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许帅:用有限的生命长度诠释无限的生命宽度

作者:王建民   发布时间:2016-06-29 10:38   来源:安阳新闻网

(生病前的帅小伙现在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峋)

每次化疗前都会剃掉头发


   6月27日至6月28日,省委宣传部组织新华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经济日报》、人民网、《河南日报》、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河南电视台等20余家中央驻豫、省直主要新闻媒体齐聚安阳,集中采访身患重病却仍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市救助管理站站长许帅同志先进事迹。

   37岁的许帅是安阳市救助站站长。他在全国首创医疗安置区,为受助人员提供基本医疗和生活保障服务;他排除困难、为受助人员采集DNA血样,让一对母女不远千里找到亲人;他还是一名不愿意离开工作岗位的癌症晚期患者,在病情不断恶化的情况下,他挂着导流袋、拄着双拐来站里开例会。在被确诊为胃癌四期的情况下,许帅以阳光、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与病魔作斗争,以乐于奉献、敢于担当、只争朝夕的境界追求履职尽责,一步一个脚印地践行着一名基层党员干部的忠诚、踏实、责任和担当。

  6月28日上午10时许,记者在安阳市中医院见到了许帅。由于早上其病情突然恶化,医护人员刚从死亡线上将他拉回来,他身体十分虚弱,记者不敢进去打扰他,就站在门外远远看了一眼。许帅剃着光头,戴着呼吸机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峋,让人怎么也不会将他和过去那个身高176厘米、体重160斤的帅小伙联系起来。

  2014年底,许帅被确诊为胃癌晚期时,市救助管理站被确立为“国家级二级救助管理机构”还没几个月。在许帅的心目中,一级救助管理机构甚至全国明星站才是他的目标,对他来说,自己的工作似乎才刚刚开始。当时站里的软件、硬件设施都还有一定的差距。许帅为鼓励职工提高业务水平,自己率先通过了国家3级心理咨询师认证。在短短两年内,站里20%的职工取得了社会工作师和心理咨询师认证。

  据许帅的同事、安阳救助站副站长杨瑞红介绍,对于长期滞留人员安置的问题,之前站里将他们在外托养,这些都是私营机构,条件简陋,也不便于监管。于是许帅就进行了大胆探索,与专业医疗机构合作,在站里设置医疗安置区,施行“医养结合”,把长期滞留人员接到站里,为他们提供医疗服务。为了帮助站里的受助人员找到家人,许帅与公安部门对接,为受助人员采集DNA血样,及时输入公安部门“走失人口库和人口信息管理系统”进行DNA血样对比,成功将一对母女送回了远在广西的家中,和亲人相见。目前该站已对114名受助人员全部进行DNA血样采集,并推送至全国救助寻亲网,血样采集率和寻亲率达到100%。系全省首家开创此模式的救助站。

  许帅父亲许宏刚介绍:“当时确诊了是癌症,我就说许帅咱们就在北京治疗,这里有最好的医疗资源。但是他坚决不同意,他说我要回家、要回站里边,站里边工作离不开。我当时就说,我说你病成这样子了,你让别人来替着你。他就说:爸爸,你爱我我知道,可是你知道不知道,救助站就像我的儿子一样,我亲眼看着他一步一步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放不下,他说爸爸你理解我吧。”

  纵然有千般的不情愿,儿子的执着和恳求,还是让许宏刚不得不遵从了许帅的意愿。许帅坚持带病工作,在他的带领下,市救助管理站在全国首创“医疗安置区破解救助困境”的典型救助模式,扎实推进未成年人社会保护试点工作,使我市的救助管理工作走在了全省的前列,并得到了民政部的充分肯定。

  许帅常说,有的人追求的是生命的长度,而他追求的是生命的宽度。于是,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把自己有限的生命融入到了热爱的民政事业之中。

  2014年9月,许帅突然出现身体不适。在安阳多家医院进行检查都未见明显异常,11月,许帅在北京经过检查后被确诊为胃癌四期,医生预计其寿命只有3到6个月。

  “在检查期间,许帅还一直念念不忘工作,每天都会通过电话和网络和大家沟通站里的工作。”杨瑞红告诉记者。当许帅被医院确诊为癌症时,许帅在床上经过一天一夜的思想斗争后,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决定回安阳边治疗边工作。许帅从北京回来后,在安阳市肿瘤医院进行治疗。在许帅住院期间,经常一治疗完就不见人了,偷偷从医院跑回站里进行工作。由于癌细胞肆虐,许帅腹腔产生了大量积液,导流管每天要引出10余斤液体,体重也很快减少了近50斤,但他依然绑缚着导流袋上班开会。

  面对许帅不配合医院治疗,许宏刚有很多的无奈但也默默支持着他:“许帅得了这个病我们很痛苦,我们做父母的内心的痛苦,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可以感受到。但他也是我们的骄傲,我们没有白教他,组织上没有白教他。我们教会了他正直,组织上教会了他如何去做一个好的党员、如何尽一个党员的职责。当然我也希望他在追求生命宽度的时候,能够让生命的长度更长一些。”

  走到生命尽头时,许帅的一个决定让许宏刚又一次犯了难:“当时我来看他,他就说,他说爸爸我跟你说个事,我说什么事。他说:我跟红十字会和北京遗体捐献中心已经联系过了,我觉得自己(日子)不多了,我是搞救助的,我可能最后救助别人的,也就是自己的身体和器官了。他说爸爸你记住,到时候你一定要打这个电话。”
  
  “我们真的被许帅感动了。”许帅的主治医生王俊生说,许帅给人的感觉一直是积极乐观的,不管他身体多么难受,脸上总是带着微笑。由于病情严重,许帅回到安阳时只能通过化疗抑制病情,化疗的副作用是会使头发脱落,于是许帅就在化疗前去理发店理成了光头。他还在朋友圈晒出自己的光头自拍照,写着“第一天光头上班,心情好,蒸蒸日上”,还加了一个笑脸,并在朋友圈自称“老衲”。

  “连他自己也没想到病情恶化得这么快,再过几天就是‘七一’党的生日,许帅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希望他能熬到那个时候,但是今天早上他病情突然恶化,我们不得不去给他准备‘衣服’了。”许帅的父亲许宏刚失声痛哭起来。

  这位老父亲告诉记者:“他本身就是搞救助工作的,这算是他救助别人的最后一站吧。”

 

责任编辑:王建民

相关阅读

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