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求职火拼逼强研究生求生欲 学生:能考的证都考了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10-29 11:0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又是一年秋招季,求职大作战已拉开序幕。

  自2010年至2017年的毕业生人数以2%~5%逐年增长,今年全国高校毕业生升至820万人,创近10年毕业生人数新高。虽说2019年应届毕业生总人数尚不明确,可以确定的是,求职的压力并不轻。

  面对几百万的求职大军,即便是手握硕士学位,身处或即将迈入求职这场拼杀中的研究生也不淡定了——考证、辅修、培训,努力以各种砝码加持,可以说,“求生欲已经很强了”。

  证件就像底牌,考到手才安心

  眼下,北京市中小学教师资格笔试在即,北京某高校化工专业研二学生李涛所在的实验室,8人中有4人正在为此备战。“多考一个证,万一以后从事教师行业呢。”李涛说。

  李涛还报考了注册化工工程师的基础考试,实验室中的8人中仅1人没有报考。而谈到10月底的注册化工工程师基础考试时,李涛也不太清楚这个证能带给自己什么,“大家现在是能考的证都考了,和大四时的心理有点像。”

  “万一”“可能”“没想过”是受访研究生口中出现频率较高的词儿。比如研究生徐茂最初也没想过自己也要去考教师资格证。上网时偶然看到有人推荐,就去了解,“既然什么专业都能考教师资格证,考了就可以考教师编制,就报名了。以后当老师也是可以糊口的”。

  目前研三的徐茂已经把教师资格证拿到手了,但面对秋招中的职业选择,他还没想好将来究竟要做什么。徐茂只是觉得,教师资格证就是手里一张可用的牌,“以后万一真的有合适的地方要招老师,没有这个证就连敲门砖都没有”。

  考证,几乎是研究生的一种“标配”,以至有人调侃说,“没几个证在手,都不好意思说自己读过研”。而拿到手的证件则成了“有可能”的加分项。在徐茂看来,“除了极少数学生,大部分人都没有太想好。很多人都不知道适合自己做的事是什么,自己应该干什么,很多人也没想过自己喜欢干什么吧。(考证)不能说是随波逐流,而是多给自己找找机会。”

  为此,除了与所学专业相关的证,与所学专业关联不大的证也有不少人去拼上一把。徐茂还有好几个同学报考了二级建造师的考试,“理论上是学土木建筑的人才去考的,但很多人考到这个证后就可以挂到企业里挣钱,所以好多学生去考了,有学环境的、学电气的、学化工的……”

  记者从北京教育考试院获悉,2018年上半年全市共有41461人报考教师资格笔试,与去年的28525人相比,增长12936人,增幅46%;2018年上半年全国翻译专业资格(水平)口笔译考试共有10.24万余人报名,同比增长30.7%,其中,笔译报名91085人,同比增长36.5%。除了教师资格证、笔译资格证、口译资格证,还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二级建造师证等证书都是研究生的热门选择。

  有时,听到同学报考了自己没考过的证,李涛就都想去试试。

  辅修+培训,助攻技能提升

  为迎接就业,除考证,辅修、培训也是研究生们用来提升技能、“打怪升级”的重要渠道。

  新闻专业研二学生魏濛濛这学期又报名了电视方向的辅修双学位。早在本科念美术专业时,她就已经辅修了一个英语的双学位。横跨美术、英语、新闻、电视4个专业,有人问她,“你到底想干吗?”

  与徐茂不同,魏濛濛看上去“千回百转”的专业选择背后,她自己的职业规划是比较清晰的。她说,本科的专业和双学位都不是自主选择的,或家长帮忙决策,或迫于形势,而到了研究生期间才下定决心要从事新闻传播方向,“不管是传统的文字编辑、记者,还是互联网编辑、自媒体人,就想往这方面发展”。

  而单纯的专业学习已不能满足魏濛濛的发展需求。“如果我以后做记者的话,现在都要求记者全能,光文字不行,起码视频你得会剪吧?影像语言、镜头语言你得知道吧?机器也能扛,片子剪辑、后期也能做。”仅学新闻专业是不够的,她便选择辅修电视方向的专业来“打辅助”。

  虽说是研究生,但真正接下来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偏少,直接奔职场去的多。未来职场的需求,便成了他们武装自己的需求。有些学校不方便满足的,比如说计算机编程,研二学生梁青便转身投向了校外培训班。

  梁青记得上计算机培训班时,每周六、日上两三个小时的课,课程持续一个学期。“每堂课上课人数稳定在20人左右,都是在校的大学生或研究生。”

  盲目备战or理智出击

  奔波于眼花缭乱的证件考试、五花八门的培训、跨专业的辅修……研究生的日常“求生”方式可以说多种多样。然而在这些看似丰富、忙碌的努力背后,记者能感受到他们的迷茫与焦虑。

  “考这么多证也证明学生对自己现在所学专业的认知是不够明晰的。这个专业以后到底能做什么事?学生没有预知。所以在自己没有很大把握的情况下用多考证来增加机会。”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

  然而对自己职业发展方向的认知是一个系统工程。储朝晖认为,从幼儿园开始,家长就应给孩子些自由的空间让孩子玩自己的游戏。小学、中学都应该有孩子可自主支配的时间和空间,让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这样的话,到了大学,他的优势、潜能以及未来发展方向就比较明晰了。“但我们现在的教育体系并没有很好地做到这些”。

  在储朝晖看来,到了研究生这一阶段,再让学校重塑学生的职业观为时已晚。“在这种情况下,研究生教育要做的一个工作就是让学生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优势潜能在哪儿,同时也认识、了解社会的需要,然后让两者结合起来,找到这样一个方向去确定自己怎么去找工作,去确定自己人生的职业生涯规划”。

  “只有自己亲自实践后才会发现这件事我是否能做,能否做好。如果我能做,能做好,做了以后有积极的反馈,这对自己也是个激励。同时在实践过程中积累的资源和经验,对学生以后的就业都是非常重要的。”储朝晖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学生皆为化名)

  实习生 李晓盼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责任编辑:李艳丽
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