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改革变迁:灶间岁月四十载 日子温馨似火红

作者:单丹丹   发布时间:2018-11-23 09:39   来源:安阳晚报

郝保香在为孩子准备晚饭

  老百姓常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柴居首位,可见对于做饭、生活来说,燃料至关重要。改革开放40年,老百姓家中用于生火做饭的燃料从柴到煤,再到液化气、天然气,对于整天在家掌勺的“大厨”们来说,呛人的烟味不见了,灶台、炊具干净了,这无疑是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郝保香,今年69岁,安阳县辛村镇人,地地道道的农民,一辈子操持着全家人的家务活儿。11月12日,记者来到上城公馆小区,走进郝保香老人家中,听她讲述40年间发生在她家中的燃料变迁。

   20世纪七八十年代:看好炉火是本事

  郝保香回忆,20世纪70年代以前,农村家家户户都是用从地里捡拾的玉米杆、麦秸秆、木柴等烧火做饭,走到哪家门前都能看到堆得高高的柴火垛。用柴火做饭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火候不好掌握,生火做饭也比较麻烦。不过,郝保香说,1972年自己出嫁时,婆婆家里做饭已经是以柴为主、以煤为辅了,因为那时婆婆在厨房里忙活时,她总是站在一边帮婆婆擀面条、洗菜,直至分家。她清楚地记得,家里有烧柴的炉灶,也有烧煤的炉灶。

  20世纪70年代初,煤刚刚出现在千家万户的厨房里时,是3份煤掺着1份土的煤泥。

  “那会儿煤贵啊,三四角钱一斤,一开始我们都舍不得烧煤。”郝保香告诉记者,当时10个工分才算一个工,女人一天最高能拿到8.5个工分,合不着几个钱。加上柴火旺,蒸馒头又快又好吃,因此,虽然烧煤比烧柴干净、方便一些,人们通常还是以柴火烧饭为主,渐渐才习惯了烧煤。

  后来,灶间的煤泥变成了煤球,很多家庭都有用来打煤球的模具——煤球机。和好煤泥之后,人们将煤泥分成小堆儿,拿煤球机往上轻轻一压、一提,一块煤球就出现了。郝保香说,那时有位邻居在水冶一家钢厂上班,家里有自制的煤球机,街坊四邻经常借来用。他们一口气打上一千来块煤球,在院子里找个犄角旮旯码起来晾干,用的时候不至于太过潮湿,煤气和烟会少很多。

  村里女人的日常,除了下地干活,就是照顾家里,郝保香为人勤快、手脚麻利,天天把家里收拾得干净整齐,极少因疏忽让炉火熄灭。1980年,郝保香的大女儿上了小学,她每天还是听着鸡鸣起床,热上馒头,煮点玉米面糊糊,摆上咸菜。真遇上哪天火灭了,她就得赶忙点起柴火或者去邻居家引块煤球,拿起扇子对着炉洞使劲扇,不敢让孩子饿着肚子去上学。

  20世纪90年代:液化气省去生火的麻烦

  在郝保香的记忆中,20世纪90年代,她家里出现了液化气罐。“刚流行用液化气的时候,我们家虽然有,但轻易没用过,一般都是煤火灭了,又赶时间,才用液化气做饭。”郝保香说,当时,一罐液化气,便宜时六七十元,贵时七八十元,家里条件好的人家才用得起。

  要说起来,比起柴和煤,液化气使用起来显然更加方便,不必再费事生火,不用再操心添柴、添煤。到了做饭的时候,拧开液化气罐的阀门,火柴轻轻一划,火就被点着了,还能随意调节火势大小。

  不过,使用液化气也有不方便的时候。郝保香说,即便是搬动空的液化气罐,对女人来说也是十分费力的,更别说将液化气罐搬到气站去换气了,这种活儿总得靠男人来干。而且,和天然气相比,人们很难判断气罐里还剩多少液化气,大家经常靠使劲摇晃罐子,听瓶子里的动静来估摸。估摸错了的话,液化气很快用完,正做着饭,火就越来越小直至熄灭。

  “我记得那时候做饭也能用电。当时有那种小电炉子,里面的电热丝跟弹簧似的,盘成一圈一圈,一通电红彤彤的。”郝保香比划着说,电炉子热饭菜很方便,城里人赶时间时用它做饭。不过对农村人来说,电炉子是个稀罕物件儿,很多人家里没有。她的老伴儿当时给家里弄了一个,可是因为费电,她从来不用电炉子做饭,只是在冬天时拿出来取暖。

  郝保香到现在还记得,大冷天,她总是把电炉子放在地上,一家人搬着板凳围着电炉子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脚下暖烘烘的。

  21世纪以来:做饭有了新的乐趣

  跨入21世纪,厨房里的用具越来越多。2000年年初,老伴儿不声不响地给郝保香买回了电磁炉和微波炉,电磁炉用来吃火锅,微波炉用来热饭菜。厨房“总管”郝保香对自己管辖的这一亩三分地还是很满意的,整日在厨房里为儿女们忙活。

  “年轻时给孩子做饭,老了给孙子做饭,真是做了一辈子饭。”郝保香笑着说。2008年,为了大孙子上学,郝保香陪着孙子从辛村搬到市区,先是租房住,后来就买了上城公馆小区的房子。

  在市里住,大部分人家做饭用的是天然气,郝保香也开始用天然气做饭,她说:“天然气真好啊,比液化气好,更方便、更干净,还没味儿、不占地方。每个月按时去交燃气费就行,不用再让孩子搬个罐子来回跑了。”

  郝保香说,现在做饭真的不麻烦,过去做一顿饭得花个把小时,如今从洗菜到饭菜上桌,她最多用25分钟。眼看着到了下午5时许,上初中的大孙子、上小学的小孙子和每天忙着打理生意的儿媳都该回家了,郝保香开始准备晚饭。她拧开燃气灶,将盛着水的饭锅放在灶上,准备煮粥,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大白菜,麻利地切着。“如今这日子真是越过越好了,太幸福了。老家跟市里一样,市里有的老家也都有。现在我做饭再不用像以前那么费事。除了做饭、干家务,我也有时间出去跟姐妹们聊天、跳舞了。”郝保香高兴地对记者说。

责任编辑:李艳丽
b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