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弟子修炼法轮功修成了什么(图)

作者:肖肖   发布时间:2017-09-11 15:25   来源:凯风河南网

  李洪志号称他四岁得佛家独传大法第十代传人全觉法师亲自传功,修炼“真、善、忍”最高法门,八岁得上乘大法、具有大神通;他有无数无所不能、无处不在的“法身”,比释迦牟尼、耶稣还要高很多倍,是“宇宙主佛”。于是在他的循循教诲下,无数人拜他门下修炼神功,他也是鞠躬尽瘁,无微不至的教导弟子们学法,按理说弟子们应该成仙了,结果却不尽然。 

  弟子们修炼成了傻子 

 

  李大师经常说,人得病是上辈子积攒的业力造成的,坚决不能吃药,因为这样只会将业力重新压回到体内,以致遭受更大的不幸,唯独只能通过修法让自己痊愈。于是无数人前仆后继的开始修炼此法,结果是现实和差距太大。 

  蒯红兵,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1994年开始练习法轮功,在她的鼓动下,丈夫也开始练起法轮功,蒯红兵感觉自己对法轮功奉献的还不够,就让自己15岁的儿子吸收为神韵艺术团萨克斯演员,真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如此“忠心”实属难得。如果按“一人修炼,全家得福”的说法,蒯红兵一家得到的“福报”本应很多,“主佛”的护佑与赐福也本应比他人多,可结局却让人大跌眼镜,蒯红兵得了红斑狼疮之后坚决不去就医,按照李大师说的那样,坚持打坐练功,并请功友帮其发功驱病,结果病情恶化撒手人寰。 

  这就是李大师所说的功法,如他所愿弟子们有病不去看病,只修法,个个变成了傻子,最后只能一命呼呼。 

  弟子们修炼成了神经病 

 

  李大师经常说,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于是无数人像被洗脑一样,去掉的常人情,完全陷入了李大师的陷阱里。 

  袁润甜原本是一个善良好学的孩子,她经过努力考入了广州市轻工学校。然而,自1996年练上“法轮功”后,她不愿与人交往,变得孤僻内向。1999年3月毕业后找到一份工作,但没多久就辞职回家。在家里既不干农活,也不跟父母讲话,一个人躲在房间里练功。1999年11月起,她精神恍惚,觉得自己在另外的空间,常常梦见“大师”李洪志及多名男性要对她进行污辱,还要杀她。在这些人中有个人是村里的五保户黄带胜,虽然黄带胜与袁润甜实际上连一句话都没有讲过,但袁润甜认定黄带胜在另外的空间侵犯并伤害了她,是她的魔。2000年2月6日晚10点,在茫茫夜色中,袁润甜持刀闯入黄带胜家中,竟然对着黄带胜的面部连砍两刀。 

  黄岭乡加赖村人杜传立原来对人有礼貌,能干木工,但自从1998年11月练上法轮功后,就变了个人。杜传立练习法轮功的书籍就有一大纸箱,他沉迷其中,不能自拔,练习一个月左右便出现异常,整天拿法轮功书籍念个不停,乱喊,还经常动手打人。日复一日,杜传立一步一步越陷越深,并失去正常人性,不能自控,1999年1月29日,杜传立手持钩刀,对良史村妇女肖桂英头部猛砍,致肖桂英受重伤。 

  这就是李大师所说的功法,弟子们失去了常性,变成了神经病,到处喊打喊杀。 

  弟子们修炼成了疯子 

 

  李大师经常说,“圆满”是救度众生的前提,“你圆满不了,那什么也谈不上”,“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于是,无数人加入到圆满的队伍中,开始了普度众生之路。 

  1998年2月26日晚上,江苏省吴江市法轮功练习者吴德桥在家中“发功”时,感到自己已经成佛了。当其妻子沈玉珍制止其练功时,吴德桥认为在练功时有女人在身边会受影响,便到厨房拿了菜刀,对其妻子连砍数刀,将其妻子杀死。 

  1999年12月16日晚上,辽宁省辽河油田职工、法轮功练习者佟岩将6岁的女儿徐澈用菜刀杀死在自家床上。杀死女儿后,她光脚跑到楼外,口中念念有词:“升天,升天……”事后佟岩说:“我在练‘法轮大法’中感到,我修炼未成正果,为能超度徐澈,我感到机会来了,从厨房拿一把菜刀走进屋朝女儿头部、脸部、脖子砍了几刀,之后我到楼下为徐澈超度。” 

  这就是李大师所说的功法,弟子们为求圆满,杀死至亲,这是多么疯狂的一件事。 

  由此可见,李大师的功法,就是歪理邪说,一派胡言,所以最后弟子们修炼成了傻子、神经病、疯子,面对这样的李大师,弟子们,还是赶快醒悟吧,退一步海阔天空。

  文章来源:凯风河南网  作者:肖肖

责任编辑:王崭

相关阅读

bot